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一次现代诗的启蒙与探险“毕业”

时间:2020-03-27 13:40: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次特殊的经历,关于一次特殊的经历500字的介绍

一次特殊的经历

1、引言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人的层次需求理论中,把人的潜藏需要分为五个普通的层次。其中最低层次是衣食住行的生理需要。当底层次需要得到满足后,其他或高层次的需要取而代之。

失明的人,渴望有一双能带来光明的眼睛;失聪的人,希望能够听到美好的声音;失语的人(哑吧)需要能够与他人有正常的语音交换。而我,也经历了这样一次特殊的需要之旅。

2、艰苦的抉择

今年的五一小长假,我抽时间去神仙桥小镇看望老人,顺便帮老人看这些农活。回来的路上,因为一天的劳累,再加上天色渐晚,下车时不当心把腿磕了一下。由此引发了左腿膝关节半月板内侧损伤。由此给正常的走路,特别是上下楼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从而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在妻子的陪伴下,我走进了抚松县人民医院。先是找医生做了个肢体外部检查和膝关节的表象检查,而后又根据医生的建议,又做了个腿部核磁共振检查,结果肯定为半月板内侧损伤,需要做手术修复医治。听到要做手术医治,我心里有些疑虑。想打退堂鼓,采取守旧疗法。缘由之一是前年得过类似的毛病,通过外敷中药膏,结合西至注射医治,一个多月的时间,疼痛症状基本消失;另一个重要的缘由是,我这个人历来没住过院,也没做个甚么手术,对此,有点疑虑和恐惧。

办公室的几个同事知道这事后,也劝我做守旧医治。理由也很充分,说是在小的手术也有风险,我们县医院的医疗设备、医术水平也不行。还听说请来的专家基本是省内二流的,手术过程只是动口不动手,很少上手术台。凡此种种,让我疑虑重重,这手术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呢?

医生可能看出了我的想法,和我推心置腹的沟通了手术与不手术的利弊,特别强调了:如果不放心,可以请长春的专家教授来主刀。 妻子也再三的做我的思想工作,点到了“3不”不要怕花钱,身体第一;不要怕疼痛,尤其是你男子汉;不要斟酌家里和工作的事。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我决然决定进行手术医治。

三、焦虑与信任

一个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根据院方的说法,预约的长春专家应当在周末到抚松。不巧的是专家临时有事外出,手术推迟到下一个周进行。在家里呆着的我可以说是心急如焚。

5月23日,再次接到院方医生打来的电话,长春的专家这个周五,也就是5月25号到抚松,手术安排在下午进行。为此,我在5月24日住进了抚松县人民医院。心里暗想:之前都是我到医院护理他人,这次轮到了自己,平生第一次的住院之旅由此开始了。

根据医生的吩咐,手术前不能进食,需要空腹,这一点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小困难,克服一下就过去了。接下来是挂点滴消炎、更换手术服、家属与院方签订协议,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的心也是在焦急的等待着。

原定下午两点钟进行手术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但迟迟未有手术的准备迹象和讯息。院方解释说,专家在来抚松的途中被外地某医院临时截走了,做了1台紧急手术,可能要晚一些到抚松。治病救人乃是医生的天职,抱怨不了人家,还是一句话:理解!

下午,经过再次的简单的准备,我被家人和护士簇拥着推动了手术室。

在手术准备室里,我被第二次换上了手术摆渡推车,一个人在这里静静的等待了大约5、6分钟,被两名女护士推着,向走廊尽头的手术室走去。

头上方天花板的灯光渐次向后方褪去,身体的右边,一个个的手术室也从眼前晃过。廊道中,听到的除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外,再就是车轮的转动前行的声响。

进了手术室,我再一次被抬起来,放到了手术台上。

打麻药,是手术前必须经过的一个关键环节。侧卧、蜷身、双手抱膝,头部下俯贴近双膝,在麻醉师的指导下,我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做着这些指令动作。一阵清凉从后背掠过,麻醉师提示我说,现在是消毒。接着,麻醉师的手指在腰部时轻时重的按压,想必是寻觅最好的注射穴位…听说打麻醉针是很疼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我内心不免有点小紧张。在麻醉师细致入微的关切下 ,我的紧张情绪也一网打尽,不知道什么时候,麻醉针已扎了进去。

接着,麻醉师提示我,麻药打进去以后,先是双脚发麻发热,接着是小腿,是大腿,最后到腰部。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甚么感觉,随着麻药注射剂量的一点点增加,从双脚到小腿、大腿再到腰部,逐步有了麻热的感觉。一开始的时候,腿脚还能做一些微小的动作,到后来,整个腰部以下完全失去了知觉,好像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

在等候专家到来前漫长空闲的时间里,我才仔细地打量起了这间手术。

全部手术室大约五十多平方米,四周是乳白色的墙壁,天蓬是白色的方块扣板,地上铺的是白色的方砖,在银白色的灯光照映下,整个房间显得有些清冷。身体的正上方安装了两组手术聚光灯,右边是内窥镜显示装备,左前方和下方大概是手术器械,身后是心电监控…

护士们一概穿着酱紫色的工作服,各有分工,来往穿梭劳碌着 ,好像在准备着甚么。主治的相关医生也各就各位,做着术前的准备工作…

可能是由于我太紧张的原因,身体感觉有些冷,时间也一秒一秒的在心里默数中挨过。

长春约请的两个专家终于赶了过来,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自己心里反到坦然了。

大约进行了半个多小时,顺利完成。听专家讲,这次手术很成功。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我被推出了手术室,迎接我的是门外焦急的家人,大约晚上左右,我被推进回了病房。

4、纠结与喜悦

推出手术室回到病房的我,很快被全副武装起来:心电监控、吸氧机、静脉输液…包围在我的左右。心里暗想:真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刚开始,或许是因为手术很成功的缘由,自己还沉醉在喜悦与兴奋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感觉到了越来越不适。从早餐到术后的十多个小时里,汤饭未进。依照医生的吩咐,最少要在手术的六个小时之后才能进食。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这些还能坚持和克服,最要命的是腰部以下没有知觉,很多动作和事宜需要他人帮助才能完成。

这时,我想起了临出手术室的时候,时,郁大夫说的一句话:现在是否是有了人的体验了!

的确,没手术的时候,希望通过手术,身体早日恢复,行动自若,真的上了手术台的时候,有点儿紧张的同时,又怕过度的疼痛,所以希望多打一些麻药,以此减少些疼痛。而现在的想法是,麻药的药力尽走过去,恢复知觉。

可能是由于我对麻药的耐药性比较强,所以,手术前打的剂量也比较多,致使了手术过去三个半小时后,左腿才略微有点儿知觉,右腿有知觉的时间又推后了半个多小时。同一房间的女士比我晚进手术室的,但也早早地恢复了知觉,这让我羡慕不已。

手术后的第一顿饭是在半夜的十一点半钟吃的,跟早饭间隔了大约十五个小时。

要说做一次手术的最大考验,远不止这些,让我没想到的,最大的好考验还在后面。

随着麻药药力的逐步消失,腿部的疼痛在身体里逐渐蔓延开来,并且逐渐占了上峰。白天还好说,有人陪着唠嗑,打针、换药、做理疗等。但是,到了夜晚就更难熬了。尤其是深更半夜,他人大都在熟睡的时候,那种疼痛钻心刺骨,虽是如此,也不能有大动作和声音,怕影响他人的休息,只有凭自己的毅力坚强的忍着、忍着。腰部酸痛无力、腿部胀痛难忍,不管采取甚么姿势,放在哪儿都感觉不舒服。就连翻半个身都感觉到是很奢侈的事了,这时候,全部人材真正感觉到了无奈和无助。

妻子忙里忙外,累了一天,下半夜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我心疼爱人,又不忍心打搅她,只好按响了呼叫器,让大夫开了一盒止痛药—盐酸曲马多片,吃下去很长时间,愣是没有感觉到效果。

就这样,时间一秒一秒,一分一分的在疼痛的“眷顾“下,在朦胧晦涩的眼光里,我终究看到了窗外的一丝光亮,也看到了术后的康复希望!

阳光总在风雨后,感谢长春的专家教授和县医院的各位医护人员,有了你们的精心医治,才使我再一次踏上了人生的健康之路;感谢我的家人,有了你们的仔细庇护,我后顾无忧,步履轻盈;感谢我的亲朋好友和同事,有了你们的关爱,明天前行的脚步一定会如履春风,风平浪静。

通过这次特殊的经历,我深深地体会到:健康比甚么都重要—千金难买,如果没有了健康,金钱、地位、事业,都等于零;有温度的亲情友谊乃无价之宝,它会使你的人生绚丽多彩,在寒冷的冬季里,温暖如春;病痛和困难是一把双刃剑,只要你勇于重视并克服它,你会欣喜的发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2018年6月6日·吉林抚松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手术

手术(shǒushù)指医生用医疗器械对病人身体进行的切除、缝合等医治。以刀、剪、针等器械在人体局部进行的操作,来保持患者的健康。是外科的主要治疗方法,俗称“开刀”。目的是治疗或诊断疾病,如去除病变组织、修复损伤、移植器官、改良机体的功能和形态等。初期手术仅限于用简单的手工方法,在体表进行切、割、缝,如脓肿引流、肿物切除、外伤缝合等。故手术是一种破坏组织完整性(切开),或使完整性遭到破坏的组织复原(缝合)的操作。随着外科学的发展,手术领域不断扩大,已能在人体任何部位进行。运用的器械也不断更新,如手术刀即有电刀、微波刀、超声波刀及激光刀等多种。因之手术也有更广泛的含义。

中年人高血压的治疗与饮食
动脉硬化bapwv
颈动脉混合型斑块
祛风止痒的药有哪些

猜你喜欢

杨幂动作不雅遭炮 选择婴儿枕头要找 五月追剧指南这个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链接

一周热门

感动香港年度人物揭晓平凡人物诠释香港精神

感动香港年度人物揭晓平凡人物诠释香港精神

397家上市公司因重大事项停牌25家成牛

397家上市公司因重大事项停牌25家成牛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