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腊月的忐忑大型散文诗乐章悲情的序言舍秋子

时间:2019-07-13 06:49: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乐章——悲情的序言

此时,腊月从冬眠中醒来。黎明的光线盘滞在一首古老音乐的发鬓之上,而穿透时光岁末的眼睛,承载一首诗歌的忧患,淡然地析出颧骨挺青的鹤颜。腊月的主人安健,而城外萧瑟田野也如仆人一般躬身垂立。

我无疑是一场意外悲剧的帮凶,惨烈地冰结了一滩池水的清光。那降下的天旨,居然也未带来天堂倾染净白的雪籁;暮色里游走的宿寄,缓缓而生硬地吟唱,如回忆里情冷意殇的寒束。一夜,冷酒戳眉端坐在几案,一语未发。

情野呕心沥血,为输造一座春天昼夜奔走。这突醒的腊月,粗暴地将幻色涂上每个善良的心魂。面向取意复发的忧郁,症状在一种伪装下悄然发病,我不能辨别,区分诊断。老去的歌喉,吃力着,徘徊在一节尚存氤氲的歌词门槛之外——沉默,焦郁。

当狂欢的巨人被一个幽灵怜悯,腊月,是不是这场剧情的执笔。灵异的眼睛蓝亮,不是利刃,也是把脱锈的斧子,从慈念中磨砺出的力量,用尽全力,面向对它的所有诅咒,劈下。势均力敌?不!一场早已预知的惨败,在斧柄断层上印下深深的吻痕。

我不再抒情,以呻吟代替呐喊。或许,无力是谋算我的指责,惊悚是浸塑我心窍的古瘇;对善良和情性的贪婪,不正是秋后摇摇欲坠的菊瓣,隐香尘埃。低头,走过一季冬壑,那远在山外的雪花,在心头一闪,再闪。

寤寐,揣测,语言不能代表躯体的中心。腊月,嫌涉绑架,那孤独的心影,一个人的轻叹,取代面相和蔼的愉悦,成为佐证。有诸多关于旁网的思路,一并展开。有个人,在月光下读着即将碎去的日子,那眼睛像一盏油灯,忽明忽暗。

终的静止抹在脱离影子的灯光圆晕之外,那寂灭的伤情死灰复燃。腊月,舔舐着冬天脱臼的裂纹,并受牵连的血骨沉饮苍白的往事,灰色的天空依旧浓霾葛饶,天地中我看到有人追着梦影疾走。那弯饱受风寒的冷月,在三更的苍穹中,一沉,再沉。

睾丸异常不生育病症有那些症状体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
早期癫痫病如何诊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工程建筑 怎么注销微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