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江南家列峰小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2: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寂静的午夜,灯光明亮,亦然的身心已是异常的疲惫,他坐在候车室里,等待着凌晨一点多的列车。  广播里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提醒每个休息的旅客照顾好自己的行装,不要忘记检票的时刻即将来临。  三日前,亦然由于家里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便从青岛返回老家,经过几晚的彻夜不眠,劳累所造成的困意阵阵的袭来。亦然想,如若自己一不留神,一闭眼,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在下一秒停止意识的流转,进入梦乡。所以,他必须打起精神来,就是要睡觉,也要在上了车之后。  生活总是让人无可奈何,工作、爱情,还有许许多多的方面早已折腾的亦然满是疮伤,却很少有人懂得他内心的伤痛与无奈。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如流水般逝去,虽然在此刻,亦然尽力的做到精神集中,来防止自己不经意之间会犯的过错,但是对于他而言,身体与内心的麻木才是的解释。  广播里的声音有如预兆般荡漾开来,在那一排排的长椅上,只有零星的人站了起来,在这零星的人当中,便包括亦然。  站台上,火车还没有驶来,亦然为了阻止困意,便点上了一根烟,提提精神。可是他并不喜欢抽烟,因为抽烟会让他感到不舒服,但就是因为这种不舒服,亦然却想抽上一根。  人的心当真是奇怪的可怜,感情的寄托或愁思总是需要外物的依靠。  站台上的灯光昏黄昏黄,似瞌睡人的眼。不一会儿,远处极亮的灯光射来,亦然不由自主的遮住双眼。火车呼啸着从远处而来,不知为何,在亦然的脑海里,显现出一幅这样的画面,那是一只草原上的狼,它充满了血腥,一直向前奔跑着,就算经过了多么黑暗,它都向往着黎明,不断的前行。  亦然喜欢这种场面,喜欢这种感觉。  火车上人并不是太多,竟然和上车时一样,也就零星的坐着那么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又少。亦然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把行李扔在上面,便坐在座位上,他首先把脸贴向窗子,看见一盏盏的路灯朝后飞奔而去,还有远处大山的剪影渐渐模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这样的习惯,每次坐车都要望望外面。  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很快地睡着了。  夜,寂静的出奇,一轮圆月悄悄的升起,笼罩着浮华般的梦。  如若这世间还有美丽的月华,无疑此境便是上天的恩赐。  亦然慢慢地醒来,不知时辰,只见静静流淌的月光,在山林里投下斑驳的花影,一切是那么的出奇而平静。  有一种声音响彻在这片宁静的山林里,或是不断重复在亦然的脑海,他疲惫的脸上更显狰狞,是一种苦痛在他内心不断徘徊,久久不去。  过去一切都己经过去了,可是在过去的东西里面,是一种阴影,它犹如梦魔不断地打扰一个人。  亦然痛苦地抱住了头,正是这样一个夜晚,同样的夜色,同样的月光,让他难以忘怀,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痛苦,他的痛苦又从何而来。每当想起这些,亦然都感到剧烈的头疼,还有心里无法消除的阴影,似魔鬼一样一直伴随着他,伴随了很久很久。  月光笼罩着大地,让山林里茁壮生长的大树看起来更清亮些,亦然试着去观察这月色,好似正在探寻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  曾经他想过忘怀,忘怀那段痛苦的往事;时间长了,他真的忘了,他把自己投入到美好的生活当中,试着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追寻恋人,在职场中将自己弄的身心疲累,以来掩盖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而带来的罪过。  那是一道疤,一道隐藏的极深的疤,可是等到某一天,这道疤它又忽然的出现在完好的表皮之下,更显得狰狞与可怕,那是内心永不逝去的记忆。  亦然揉揉双眼,列车还正在前行,他早已料到这是个梦,因为类似的梦他已做过千次百次,他熟悉任何一个场景,知道每一个梦后面都带着同样的故事,他从来不曾告诉别人,因为那是血淋林的事实。  亦然想看看时间,可是当他找手机的时候,就想起自己在家里忙乱的生活,早已忘了给手机充电,于是静静地坐着,因为火车不可能现在到站,再说窗外还是一片的黑暗,就算到站,也是下午三点多。  没过多久,亦然就感到火车在慢慢地减速,也许是其中某一站吧,他这样想着。可是前方还是一片的黑暗,火车站的灯光也没有出现,就连一个城市的灯光也是没有,就这样,在亦然感到奇怪的情况下,火车慢慢的停下。  列车里的灯忽然亮了,照亮了这个寂寥的夜晚,亦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直到听见列车里走路的声音渐渐而来,才睁开双眼看向前方,发现是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到亦然面前停了下来,毕恭毕敬的说:“先生,火车到站了,请下车吧。”  亦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惊讶,便出口询问,:“可是我还没到站啊。”可是那男子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表情也没有。亦然继续说:“我要去的是青岛,这里是什么地方?”  等到亦然问了几遍,中年男子又开始重复前面所说的话,态度还是那么的毕恭毕敬,“先生,火车到站了,请下车吧。”  亦然感觉无奈极了,整个列车已剩他一人,于是取下行李,走过空空的车厢,等着中年男子打开车门,在其毕恭毕敬的姿势下走了出去。  寒风在这夜晚冷冽的吹拂,火车在亦然下车之后,在黑暗之中依然前行,亦然看不见它了,夜太黑,只有远处群山的剪影有着大概的轮廓。  亦然听着火车呼啸的声音渐渐远去,他在奇怪,但是他没有问过自己,青岛既是终点站,火车为何又继续前行。  一切充满了神秘,亦然的意识也悄然的发生了变化,也许在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理所当然。    寒风依旧吹着深夜,好比两个孤单寂寞的人走到了一起,相互慰藉。  一点月光也无,一点灯光也无,荒郊野外的,这是什么地方?  灯,远方出现了灯光,确切的说,应该是两盏明亮的灯,在这个深夜里,竟是那么的充满温暖与希望。远处是地之角吗?它仿佛从地平线处突然地升起。  灯光渐渐的近了,是一辆车,一辆很普通的车,它慢慢的停在亦然的面前。这时,从车门里走下一个人,亦然迎着灯光的方向看着,不知道是男是女。  那人起先并不说话,亦然是相当的疑惑,他心里清楚自己要坐着这辆车离开了,因为黑夜让他恐惧,所以这就是他目前能抓住的希望,他问那个人:“你好,请问你是?”  “我叫杜峰。”听声音是个男人,并且他的口气里有些许不屑与藐视,亦然心想,他大概仰着头吧,于是他走到车的旁边,借着灯光,这才看见是个和自己年岁相差不大的年轻人。  杜峰没有看亦然,只是在亦然走过来之后淡淡地说:“上车。”  亦然没有迟疑,上了车,不管前面是个火坑,还是地狱,他都会往下跳,因为他害怕黑夜,没有什么比充满光明更有意义,尤其那些能给自己慰藉的光明。  “请问这是哪儿?”亦然问道。  杜峰平淡地道:“列峰小镇。”  亦然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便再次问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时车正好转了下弯,由于弯度较大,车速较快,亦然差点碰在车门上,“对了,可以用下你手机吗?我的没电了。”  等到车转过弯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感觉起来这是条山路,因为一路上都让人颠簸不已。杜峰回了回头,看了下亦然,然后又认真开车,并说:“抱歉,我没有手机。”他虽说了句抱歉,可是在他的话语里,依然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这让亦然感觉很不舒服,于是他打算不在问他问题,就算充满了再多疑问。  亦然刚做下这种打算,可是下一瞬间就被打破了,在深深的夜里,是一辆怎样的列车把他带到这里,又是一辆怎样的车来到了夜里,又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去,于是他再次问道:“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亦然提问完这个问题后,很是期待他的回答。  “是南溪让我来的,”杜峰说,“我是回家,对于你来说,是梦延伸的天堂。”  “梦延伸的天堂?”亦然诧异的重复,他的瞳孔开始收缩,这是件多么奇怪的事,恍惚之中,他看见了远处林立的楼群,耀眼的灯光开始闪烁,繁华的街道,来往的行人,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这才是他熟悉的景象。是的,经过短暂的黑暗之后,繁华的都市依旧是梦中的天堂,好比他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生活好比一件机器,不断地重复,对于南溪来说,列峰小镇的生活是如此的单调,她每天都希望自己能够遇到一些新鲜的事,好打发无聊的时光,就在这个时候,终于迎来了她所盼望的日子。  所以这几天,南溪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她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已经把他的命运和自己绑在一块的人,这让她非常开心,因为有趣的事物即将发生。  就在三天前,她找来和她一同长大的杜峰,给他说明了情况。杜峰既是羡慕又是嫉妒,一面答应南溪十五晚上去接人,一面不满的说道:“为什么大祭司还不找我,我都等了好几年了,为了这,我都学会了开车。”  “对啊,你都学会开车了,”南溪开心地说,“这是一次了,以后就不麻烦你了。”  “你哪次不是一次,到头来还不是来找我。”杜峰很是不屑。南溪依旧开心的笑着,宛若人世间的小精灵。  车窗慢慢的摇了下来,夜晚的风虽然有些许的凄凉,但是风,好像了解人的心意一般,很会抚慰人,去吹那些即将完好的伤口,让它舒适。  那天堂并不是景象,而是人世间真实存在的地方,也许在任何一个都市,都有它的影子,而这里,却是“列峰小镇”。  车驶入了宽广的街道,一片静然的景象,在这静默里,却充满了某种魔力,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杜峰开着车在宽广的街道前行二百多米后便拐入一个窄小的胡同,胡同里稀稀的挂上几盏路灯,窄小的胡同并不是太长,没过多久,眼前又是一副宽广、静然的景象。  车停了下来,亦然见杜峰下了车,于是也打开车门下了车。亦然站在车旁边,只见映入眼前的是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酒店的招牌明亮闪烁,上面写着“净无酒店”,也许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个尼姑,不然怎会起这样一个名字,他这样想着。  杜峰说了声“你先等等”便走了进去,过了一会,从酒店里走出两个人,有一位年轻女子跟在杜峰后面,一直面带着微笑,好像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总会令她发笑,亦然注视着她,直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好,我叫南溪。”南溪笑着伸出一只手。    【二】  不知世界上有没有传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自从有了人类,这世界便多了许多美丽与悲惨的故事。  列峰小镇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很少有人说清,因为没有去过那儿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又怎会知道它的来源;而去过那儿的人,自己身乱其中,他们的眼睛被一层迷雾遮掩,他们的身心被欲望覆盖,又怎么能轻易道破其中的关窍。  那天凌晨,天还未亮时,亦然就见过了南溪,那是多么美丽迷人的姑娘啊,她漆黑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上,尤其是在向亦然打招呼时,露出的那个甜美的微笑,让亦然一下子从先前的痛苦中挣扎开来,心情顿时开朗。  她就是乌云散开后的太阳,让人心里倍感温暖。  经过了解,原来南溪是在这家酒店工作,于是她老早的给亦然定好了房间,以便休息,这是列峰小镇的大祭司给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所规定的,为的是让他们有足够的精力来面对不一样的生活。  列峰小镇的大祭司,列峰小镇的很多人都见过他,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南溪小时候就听父母讲过,大祭司是镇子上的主宰,所有人对大祭司,好若对待神明一样,人们便是那虔诚的信徒。  南溪带着亦然来到提前就准备好的房间,便离去了。亦然坐在房间里的一张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间并不大,可设施也很齐全,有卫生间,也有阳台。房间里挂着的是意大利式的吊灯,桌子的边缘刻着美丽的花形图案。  亦然好像看见了有趣的事,他全神贯注,对,他在看那些图案。他用手摸着那些花形的图案,感受着那一刀刀刻画出的艺术气息。仔细看来,那些图案的线条有意的组成一张人脸、一朵花、一张人脸,亦然笑了起来,很是有趣。  等过了半晌,亦然走到窗前拉开帘子,看着外面依旧灯光亮丽的景色,他想起了即将和自己结婚的女友,突然意识到好几天都没给她打电话了,而手机也处于断电状态,于是他在房间里找,有没类似的充电器,他失望了,因为什么也没有。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而这又是什么地方,列峰小镇?不,从来没听过。是列车到站了,乘务员让自己下车的,而他自己就没认识到,还没到青岛吗?可这明明不是青岛啊,当时就不应该下车的,亦然开始后悔起来。  那个冷漠的男子杜峰,还有站在黑夜中的难受与痛苦,是杜峰带着他走向熟悉的夜色,走向温暖的怀抱;那个笑容甜美的南溪,和美丽的长发,亦然想到这,他开始微笑起来,一如之前两人见面一样。  而人在微笑时,一般有两种姿态,一是想起了欢乐的事,二是充满悲愁发出的苦笑。亦然很显然是出于种的,可是这种欢乐不会持续太久,所以他笑着笑着就变成第二种了。 共 27079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婚姻家庭 微众商城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