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桑德伯格-让“脸谱”盈利的女人

2018-12-08 01:03:56
桑德伯格:让“脸谱”盈利的女人 资料图片 谢里尔桑德伯格是社交网站“脸谱”的首席运营官,公司“二把手”。她加盟之初,“脸谱”只是“看上去很美”,资金状况“有进无出”。但短短两年时间,她就让公司年收入达到数亿美元,成就了一个网络神话。而她本人,也以女人之身,令男人主导的硅谷文化受到冲击。 搭档 2007年,“脸谱”已跻身美国社交网站访问量排名前列,但时年23岁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却感到自身经营能力有限,急需帮手。有人向他推荐时任谷歌公司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桑德伯格,但他并未与之联系。在他看来,“脸谱”网站虽然访问量增长迅速,却盈利寥寥,对已在全球搜索引擎运营商掌管4000名员工的桑德伯格可能缺乏吸引力。 12月的一天,扎克伯格前往硅谷高管丹罗森斯韦格家参加圣诞派对,在门口遇见桑德伯格。他上前介绍自己,与桑德伯格相谈甚欢。“我们在门边交谈了可能有一个小时,”他回忆说。 交谈中,扎克伯格得知桑德伯格有意跳槽,便在圣诞假期过后约她面谈。接下来的6个星期里,扎克伯格每周拜访桑德伯格家一两次,常常聊到深夜。按照桑德伯格丈夫戴夫戈德伯格的说法,两人的接触“好像约会”,聊的都是些“非常哲学”的话题。 如此接触使扎克伯格确定,擅长管理的桑德伯格正是他寻找的合作伙伴。“有人是出色的管理者,能够管理庞大组织;有人精于分析或注重发展策略,”扎克伯格说,“这两种特质通常不会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我自己更多属于后者。” 2008年3月,桑德伯格应邀出任“脸谱”首席运营官。 桑德伯格刚上任时发现,“脸谱”员工对她“心怀畏惧”。这“畏惧”或许缘于她曾供职谷歌等大公司,更因为她身为女性,却成为“脸谱”这样一家男性员工占多数的硅谷企业“二把手”。 桑德伯格以坦诚沟通打消员工疑虑。“她走到数以百计员工的办公桌前,打断他们说,‘嗨,我是谢里尔桑德伯格’,”“脸谱”产品副总裁克里斯考克斯回忆说,“这样坦诚的姿态,好像在说‘好了,放下你的戒备。我不会与马克(扎克伯格)粘在一块儿。我将试图与你们建立良好关系’。” 桑德伯格每周定期与扎克伯格举行两次会议,同时加强与考克斯、主管工程师迈克斯科洛普夫和首席技术官布莱特泰勒等“脸谱”高管的沟通。“她因真诚而建立信任,”考克斯说,“人们可能对马克(扎克伯格)生畏,谢里尔(桑德伯格)克服了这一点。” 扎克伯格感激桑德伯格代他处理宣传策略、人事任免、经营管理和政治公关等他本人“不愿处理的事务”。他说:“(她处理)所有我原本可能不得不做的事,而且她擅长得多。” 实现盈利 初到“脸谱”,桑德伯格面临的难题在于如何使这个网站不但受用户欢迎,而且赚钱,成为一项真正的生意。 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脸谱”创始人和高管多为工程师出身,与其他很多成功网站的工程师一样,主要专注于创建一个“很酷”的网站。在他们看来,网站够“酷”,收益自然就来。 然而,作为社交网站,“脸谱”比其他很多网站收集更多的用户个人信息,包括用户的朋友圈子、工作单位和照片等,使保护用户隐私成为复杂而敏感的问题,也使在页面中植入广告这一多数网站的主要盈利方式在“脸谱”难以实施。 一些人怀疑,“脸谱”如果不能盈利,可能与一些曾风靡一时的网站一样,如流星划过,终淡出互联网界的激烈竞争。 还有人认为,扎克伯格性格羞涩,缺乏经营管理技能,可能难以把“脸谱”推向商业成功。 桑德伯格定期举行高管会议,试图找到让“脸谱”盈利的方法。会议探讨了广告、电子商务和用户注册收费等各种实现盈利的可能性,鼓励与会者就如何增加网站收入展开辩论。 讨论很快取得成果。2008年春末,“脸谱”高管达成共识,应该依靠在网站页面中谨慎植入广告赚钱。这一策略确有成效。2010年,“脸谱”由两年前资金几乎“有出无进”的状态转变为年收入数亿美元。 桑德伯格加盟“脸谱”3年后,网站员工人数从130人增加到2500人,全球范围内用户数量从7000万增长到7亿。 如此辉煌的经营成绩在桑德伯格职业生涯中不乏先例。她2001年底加入谷歌时,谷歌不过是一家创办仅3年、还没有实现稳定盈利的私人公司。桑德伯格凭借A dW ords、A dSense等广告项目,短时间内帮助谷歌实现盈利。 2002年,她促成全球因特网服务提供商美国在线公司与当时资金实力有限的谷歌合作,使美国在线改用谷歌为其网络搜索引擎,成为谷歌客户,谷歌收益因而大幅增加。 谈及当年谷歌与美国在线的合作,谷歌首名女性工程师、现任谷歌副总裁玛丽莎梅尔说:“她(桑德伯格)让这笔交易运转。她强势而无畏。” 助推他人 桑德伯格1969年出生于华盛顿,两岁时随家人迁往佛罗里达州北迈阿密滩。她的父亲乔尔是一名眼科医生,母亲阿黛尔为照顾她和一对弟妹放弃了博士学业和教师工作。 桑德伯格经常协助妈妈照顾弟妹,为他们系鞋带、洗澡,被阿黛尔称为“妈妈的帮手”。 桑德伯格从小成绩,后来进入哈佛大学主修经济学,成为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的学生。 桑德伯格上课很少发言或提问,考试却总是获得分,深得萨默斯赏识。萨默斯不仅自愿担任桑德伯格的论文导师并协助推广她创办的社团,还对她的组织管理能力赞赏有加。他说:“多数学生组织活动时难免疏漏,而桑德伯格主办经济学会招待会时,所有名字牌、食品和日程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桑德伯格在萨默斯1991年1月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后担任他的研究助理,两年后返回校园,就读哈佛大学商学院。1995年,萨默斯成为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副部长,邀请桑德伯格担任他的办公室主任。 回忆与桑德伯格共事的经历,萨默斯说:“桑德伯格总是认为,如果她的待办事项列表在一天开始时列出30件事,那么在那天结束时,列表上应该有30个‘已办’记号。如果我犯了错误,她会告诉我。她十分忠诚,却也十分直接。” “谢里尔(桑德伯格)的职业生涯中,有很重要一部分工作是在帮助他人进步,(让他们)被看见、被倾听,”桑德伯格当时的副手、如今在“脸谱”的同事戴维菲舍说。 影响硅谷 桑德伯格2000年决定进军硅谷,随后在谷歌取得不俗业绩。然而,当她与戈德伯格结婚并产子后,她深刻体会到职业女性可能遭遇的不公以及为平衡工作和生活所需作出的努力。 包括谷歌在内的不少硅谷企业中,女性高管屈指可数,董事会中的女性成员更是几乎为零。桑德伯格发现,不少女性在成为母亲后甚至直接退出职场。 桑德伯格去年12月在T E D女性大会上发表题为《为什么女性领导太少》的演讲。她认为,硅谷鲜有女性高管的现象,不应完全归因于性别歧视、社会成见、男女性差异或家庭分工等因素,还与女性自身缺乏征战职场的自信和冲劲有关。她因此呼吁女性,不要光顾着抱怨,“让我们自省”。 她在演讲中为职场女性提供3条建议,包括像男性一样“坐到谈判桌旁”,争取自己能够胜任的职位和应得的薪水;与伴侣有效沟通,共同分担家务和养育孩子的责任;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前“不要提前离场”。 这次大会结束后半年内,桑德伯格的演讲录像被观看超过6.5万次,引发女性问题研究者和关注者的讨论。 桑德伯格今年春季在“脸谱”设立“女性领导日”,邀请公司12名女性管理层成员与会,鼓励女性员工争取领导职位。她还每月在家举办自助晚餐会,邀请企业主管、教育学家、市长、剧作家等知名人士与女性员工交流。 T ED女性大会组织者帕特里夏米歇尔也曾在桑德伯格家参加自助餐会。她称赞说,这种聚会“在硅谷内搭起了一个新女性势力网”。 不过,桑德伯格为人处世的方式似乎改变了人们对女性领导的印象。按照斯坦福大学领导与组织行为学教授德博拉格伦菲尔德的说法,桑德伯格谦逊真诚,不炫耀、也不隐瞒自己的抱负,不回避自己作为职业女性在处理家务方面的烦恼,相信“你抱怨别人时,也是在接受自己的无能”。 在扎克伯格看来,桑德伯格令人叹服之处并非她“有能力担任任何公司的主管”,而在于她能够“放低自我,帮助旁人却不求人前自夸”。(记者 郜婕) 宝宝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十字滑块联轴器
拦污漂塑料
昆仑海岸价格
土豆开沟培土机厂家
秸秆粉碎打捆机公司
小儿感冒咳嗽
宝宝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感冒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