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神农架野人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31: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在树荫底下与人下棋的时候,有人帮我支了个妙招,我抬头看看,原来是我家邻居的一位客人。我家邻居是一对中年夫妇,这位客人是女主人的父亲,我与他在楼道里遇见过几次,当时双方只是礼节性地点一下头。这回我下完棋与他一起回楼的时候,我觉得光点头不行了,还要交谈几句。于是,我问他前几天怎么总也没有看到他,他回答说去了一趟神农架。噢,神农架,那可是我早就向往的地方。我问他游览了多少个景点,他说,他不是去旅游的,有一个老朋友去世了,他去告个别。以后一连几天下雨,树荫下已经摆不了棋盘了,我实在耐不住寂寞,就敲响了邻居的屋门,请他家的客人到我家来“杀一盘”。老伴对于野人很感兴趣,听说他去过神农架,就问他是不是看到过野人。他的回答让我们吃了一惊,他说,他的去世的朋友曾经就是个“野人”,这使我们产生了刨根问底的愿望。  我们年龄相仿,熟识了,我管他叫老宋,他管我叫老刘。老宋腰板挺直硬朗,双目炯炯有神,薄薄的嘴唇,是属于能说的类型。这几天,我们一边下棋,一边听他断断续续地向我们讲述着有关神农架的故事,连绵的阴雨天也不使我们感到沉闷了。  老宋向我们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一提到神农架,有人就会想到野人,多少年来,在一些人的印象里,神农架一直是与野人连在一起的。其实,我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就到神农架去考察过野人了。当时我大学还没有毕业。我们有一个同学的表哥在当地的房县当干部,他听他表哥说过,那里有人曾经看到过红毛野人,这触动了我们这些年轻人的猎奇心理。这时候暑假已经快结束了,我们联系了四个同学,匆匆忙忙地结伴从武汉到神农架去了一趟。这是我的次的寻找野人的探险之旅。  那个年代与现在不同,现在一些人在网上联系一下,就可以组织一些“驴友”去爬山什么的,那时候这样做很可能被认为是进行反革命串连,搞破坏活动。同学的表哥我们也叫表哥,他在当地是某个部门的头头,有一定的实权。表哥对于我们的到来,有些吃惊,听说我们要去寻找野人,又接连摇头。不过,他还是把我们安排在一家小旅店内。我们这么多人当然不能住在表哥家,那不方便,而且,我们也不能在他家吃饭,四个壮小伙子在他家吃一顿饭,他家就可能闹粮食饥荒,粮站供应的粮食是有定量的。我们的假期不多了,表示马上要到山里去,表哥的眉头似乎有些舒展了。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注意安全,然后找一辆顺路的拉货的马车,把我们捎到了桥上乡,那里有很多关于野人的传说。表哥说,他已经打过电话了,那里的乡里有一位姓王的助理会接待我们。  一路上,映入我们眼帘的,是连绵的群山,茂密的森林。我们觉得景色太美了。桥上乡接待我们的王助理,把我们送到附近的王家庄,安排在一位王姓的农户家里,是王助理的堂弟,他们共有同一个祖父。他的堂弟比我们年长几岁,我们应该叫王哥。王助理说,这位王哥对这一带的山林非常熟悉,嘱咐我们一定要在王哥的带领下进行活动,我们自己不能乱走,否则是容易迷路的。他还说,这森林太茂密了,过去有逃犯躲在山里面,硬是没有被抓着。  王哥一家三口人,他也就三十岁刚出头,中等身材,圆圆的脸庞,敦实的身体,长相比较老成。他话不多,一看就知道是属于淳朴善良型的。他们家有一个七八岁的儿子,叫小胖,这孩子壮实得像他的爸爸。王嫂虽然只是一位普通的农妇,人却厚道得让我们深受感动。我们在他们家一共吃住了四五天,她不但没有收我们的粮票,而且我们每次上山,还为我们备足了干粮。后来我们知道,他们是靠山吃山,王哥偷偷地在山里面开了点荒地,种了一些玉米、红薯之类的东西,所以他们一家人的胃口,也没受到太多的委屈,这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因为有表哥的关照,乡里干部的安排,王哥给我们当向导就具有点半官方的性质了。我们不需要出示介绍信之类的东西,不过,王哥给我们当向导也不能记工分,这不是出公差啊。这让我们感到给王哥添了麻烦。村里的治保主任又找到王哥的家里,向王哥提出了两点要求:一个是不准带火种进山,要注意护林防火,再一个就是遇到隐藏在山上的可疑人员,要及时报告。我们旁听了这次谈话,我插话说,遇到坏人我们一定会直接把他扭送到村里的。治保主任走后,王嫂对王哥说,治保主任怎么总是对你不放心啊!王哥皱一下眉头,没有说什么。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遇到了一些困难,老百姓的肚皮填不饱了,这时候喊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把一些事情都尽量往阶级斗争上靠,这样一来,上上下下的一些不安分的人就会有所收敛,社会上就会少一些杂音。我们在学校里当然也接受了这方面的严格的思想教育,现在听说山里面可能隐藏有坏人,我们马上就提高了警惕,绷紧了阶级斗争这根弦。在寻找野人之外,我们又给自己增加了抓坏人的任务。  我们是早上进山的。有人常用风景如画来形容一个地方的美,其实有些地方的美,用画笔是很难描绘出来的。一条小溪蜿蜒地流淌着,我们沿着小溪旁的小路走着。路两旁是茂密的杂木林,有些树上缀满了半红半黄的果实,很多树我们叫不上名字,树上唧唧啾啾鸣唱着的鸟雀,我们也叫不上名字。凉风习习,绿荫蔽日,小溪为我们引路,溪水清澈见底。不过,在几个转弯以后,小溪又汇入了一汪深潭。潭边高大的树木的倒影,把潭水渲染成一片墨绿。当时,除了本地的山民,外地根本没有人涉足这里,因为那时候还不时兴旅游,游山玩水很可能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当时我们脚下的小路,甚至是荒草丛生的,因此,要形容这里的特点,就只能用一个“幽”字,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幽静”了。我们都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我想,如果在这里结庐隐居,饥餐松柏籽,渴了饮清泉,多像神仙的日子啊。我把这种想法说出来后,有个同学故作严肃地说,这是消极遁世的思想,是革命意志衰退的表现,你危险了!我们都笑了。不过,这个山谷里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我们几乎把野人、坏人都忘在脑后了。  王哥在山间小路上走起来也如履平地,时间一长,我们就有些跟不上了。王哥把我们引到一处有泉水的地方,让我们在这儿歇一会儿,喝点泉水,吃点干粮。休息过后,我们离开了溪边的小路,向山林的茂密处走去。王哥说,那里面有可能隐藏着野人。  这一段路程更加难走,不久我们就都有些疲倦了。王哥却不累,在不好走的地段,他扶扶这个,搀搀那个,后来看我们实在累了,就让我们坐在树下多休息一会儿。利用我们休息的机会,他开始采集蘑菇和中草药。我们本想帮帮他,可是伸不上手,我们不懂啊。王哥是个闲不住的人,他让我们只管坐在树下休息,不要管他。我们坐在大树下休息,一边猜想野人可能出现的方向,却无意中发现就在我们的身旁,有一团类似毛发的东西,我们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小心地把那东西拿在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我们都相信这就是野人的毛发。这些毛发比人类的毛发粗一些,呈棕色,从颜色上看,应该就是红毛野人身上的东西。用“如获至宝”来形容我们当时的心情是恰当不过了,天就有如此的收获,我们欣喜若狂。王哥从那边过来了,他看了看,未置可否。我们知道他是个闷葫芦,一路上他也没跟我们说上几句话。我们小心翼翼地把这些毛发包好,装在挎包里。东西虽然很轻,我们却觉得沉甸甸的。王哥采集了一大口袋山货,应该很重,他搭在肩上,却显得轻飘飘的。我们带着收获和喜悦走在回去的路上,脚步比方才轻松多了。  走到庄边的时候,王哥把肩上的口袋塞在路边的草丛中了,原来他看到在前边与人说话的村里的治保主任,已经注意我们这里了。后来我们知道,乡民私自到山里采集山货,是不被允许的,那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夜里,王哥来借我的手电筒,我知道,他要取回那一口袋东西,我要求和他一起去。我们发现那一口袋东西不翼而飞了。天太黑,我没看到王哥皱眉头,却听他嘟囔了一句脏话,我估计他是在骂治保主任呢。  第二天,王哥带我们去了一个溶洞。洞口是在一个山脚下。我们从洞口进去,越往里走越宽敞,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奇奇怪怪的钟乳石,在考验着你的想象力。再往里走,有的地方平坦些,有的地方则比较陡峭,遇到危险的路段,王哥始终站在旁边等我们都过去了,他才放心。有一次我险些掉到黑魆魆的下面去,是王哥一把拽住了我,我才没有发生意外。我们在那里转悠了很长的时间,直到手电的光开始变弱,我们才不得不离开那里。这样的洞应该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当然,野人也可以居住,只是我们没有看见仙人或者野人的踪影,甚至也没有找到他们留下的任何痕迹。  在往回走的时候,王哥带我们到了一处地方,那里有一小块地坡度稍为缓和一些,种了一片庄稼,主要是玉米和红薯,还有几株南瓜。王哥说,这是他种的。不过,显然有某种生灵曾经光顾过这里,红薯地边上好像已经被翻过了,尚未成熟的玉米,有几个被掰下来,啃得只剩下光秃秃的玉米棒。我们开始讨论这到底是野人干的,还是坏人干的?我们是不愿意往野兽方面想的,猴子或者棕熊并不是我们要找的对象呀。我们问王哥这是怎么回事,他紧锁着眉头,半天也没有说话。后来他嘱咐我们下山以后,不要对别人说在山上看到过有这样一块地。  这片庄稼地里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感到,我们要寻找的目标可能就在跟前。接着一连几天我们拼命地在这一片山里寻找蛛丝马迹,我们想,即使找不到野人,找到传说中的野人的大脚印也行啊,可是幸运不再光顾我们了。我们不但没有找到野人。我们也没有遇到坏人。  这些天王哥一直陪着我们,损失了不少工分,这让我们很过意不去。我们出来得晚,现在假期所剩不多了,我们决定结束这次探险。其实,有了那一团毛发,我们就不虚此行了。临走时,王哥又让王嫂为我们备足了路上的干粮,这让我们攒下了自己的粮票。我们几个同学在路上相约,以后还要来这里考察野人,再来时一定要给王哥一家带一些礼物,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回去后,我们要做的件事,就是把那团毛发交给我们大学里的有关老师。几位老师把毛发拿到化验室去研究,告诉我们,这不是野人的毛发,而是一种学名叫做黑龙须菌的植物。我们空欢喜一场。  第二年我们都毕业了,被分配到不同的城市。有了工作单位,却没有了寒暑假,而且,也不像学生时代那么自由了,想再去一趟神农架就不那么容易了,想给王哥家带礼物的念头也只好作罢。不过,我们几个人还保持着通信联系,在通信中还是常常提到那次旅行,我们也很怀念王哥一家人,觉得欠了淳朴善良的那家人的一份情。  时光荏苒,转眼间就到了一九六六年的文革,先是揪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然后是成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紧接着又搞清理阶级队伍,把一些人打成坏分子、反革命。后来,学生上山下乡“大有作为”了,城里的一些闲散居民也被动员下乡“不在城里吃闲饭”了,一些干部组成“五七大军”,也去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了。参加工作后,我与领导的关系始终不够融洽,这时也成为走“五七道路”的一员。凑巧的是,我被发配的地方竟然是房县。  同学的表哥这时负责房县的组织工作,他出来接待我们。我跟他打招呼并稍作提醒,他居然想起了我。我们这一拨十几个人,是都要被分配到各个公社或者生产大队去的。我向表哥暗示,我想被分配到桥上乡。我还惦记着王哥一家。表哥满足了我的愿望。  当时我虽然有了女朋友,却没有结婚,一个人来这里,干啥都无所谓。不过,也许是表哥打了招呼罢,我受到了优待,没有下到生产队,而是留在桥上乡公社里,协助干一些工作。  这些年方方面面的变化都是很大的,主要的变化还是人事方面,夺权、三结合使各地区、各部门的领导层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清理阶级队伍又使下面的工作人员也有了一些变化。我到桥上乡没有看到上次接待我们的王助理,这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一打听才知道他被赶回家了。他挨整可能是由于家庭出身的原因罢,他的祖父是富农。后来我在王家庄见到了他。他是王家庄人,现在只是那里的一名普通社员了。  我抽空来王家庄,主要是为了看望王哥一家。来之前我到供销社买点桃酥之类的糕点,更好一点的东西一律缺货啊。不过,供销社主任知道我留在公社了,特殊卖给我两瓶瓶装酒,而一般人是只能买散装酒的。我拿着这些礼物赶到王家庄,没想到更大的意外在等着我:我没有见到王哥一家人。这太让我失望了,我就是为了他们才争取被分到桥上乡的啊!  王哥家的房子还在,只是人去屋空。房子已经露出破败的迹象了,院子里过去整洁的过道,种了几池子蔬菜的地方,现在也都杂草丛生了。我找到同庄的王助理,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我把礼物留给他了,他用我的酒招待我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他把他堂弟一家的情况向我做了简单的介绍。 共 92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预防及护理
黑龙江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如何检查生殖整形 什么食物适合白癜风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白癜风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不孕不育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癫痫病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癫痫患者 什么食物适合皮肤病患者 生殖感染的症状 胃溃疡吃什么药好 无创塑形手术医院 消化内科哪个医院好 眼睑松弛图片 濮阳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有哪些医院 广元有哪些医院 大庆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伊春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绥化室缺医院哪家好 汕头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大兴安岭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大连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丹东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营口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阜新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阜新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辽阳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朝阳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潮州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潮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葫芦岛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延安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新余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延边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肝炎医院哪家好 德宏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银川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吴忠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